您的位置 期货主页 > 期货行情 > >中国经济时报专版:农产品价格或将重拾下降趋势 金属价格仍有不确定性

中国经济时报专版:农产品价格或将重拾下降趋势 金属价格仍有不确定性

  今年以来,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其中能源价格、金属类价格更是屡创新高,本期经济地理聚焦能源、金属、农产品等大宗商品价格走势,敬请关注。

  全球能源价格短期内或维持高位震荡

  今年以来,原油、煤炭、天然气等大宗商品的价格大幅拉涨,其中国际原油价格一度冲破75美元/桶;国际煤炭价格涨至近10年高位;欧洲天然气价格在一年半内上涨10倍……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因供应紧张伴随需求激增,短期内国际能源价格大概率仍将处于高位区间震荡走势。

  油:库存降至三年最低,增产步伐举步维艰

  今年2月以来,国际原油价格站上60美元/桶,高位且一度冲破75美元/桶。

  截至9月22日收盘,纽约商品交易所11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上涨1.74美元,收于每桶72.23美元,涨幅为2.47%;11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上涨1.83美元,收于每桶76.19美元,涨幅为2.46%。

  卓创资讯分析师朱光明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际原油市场目前处于高位盘整行情,没有方向。今年以来,原油市场发生的最大变化就是供应的集中,美国原油产量迟迟没有恢复,OPEC+话语权在增强。“油价推高主要是现实的库存低和预期的需求弱的矛盾:一方面,原油库存非常低,处于去库存的节奏;另一方面,季节性弱需求预期比较强。”

  日前,美国能源信息局发布数据显示,截至9月17日当周,美国原油库存减少350万桶,至4.14亿桶,处于2018年10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而截至9月20日,美国有18.19%的墨西哥湾海上原油产能因飓风“艾达”影响而处于关停之中。

  同时,国际能源署表示,疫情反扑势头正在减弱,预计下个月原油日需求量将急剧反弹160万桶,并在年底前保持增长。这意味着,石油市场库存在本月将再次出现大幅萎缩,要到明年年初才可能补足库存。

  朱光明坦言,“短期没有方向,多空没有主流的影响因素,需要新的变量出现支撑的话,依然是减产和需求导致的库存低,上方压力就是季节性预期弱的预期。”

  高盛认为,随着全球天然气价格飙升,欧洲和亚洲寒冷的冬季可能反过来提振石油需求,推动其上调2021年第四季度布伦特原油价格预测5美元至每桶80美元。

  煤:全球整体供应吃紧,价格仍将维持偏强

  受电力需求增长支撑,再加上印尼等主要产煤国生产和出口受极端天气影响暂停,全球煤炭市场目前整体供应吃紧,三大国际煤价——澳大利亚纽卡斯尔港口动力煤现货价、南非理查德港口动力煤现货价、欧洲ARA三港动力煤现货价格一路上行,均突破前期高位。

  截至9月16日,纽卡斯尔港口动力煤现货价182.9美元/吨,周环比上涨5.40美元/吨。截至9月17日,动力煤期货活跃合约较上周同期上涨112.6元/吨至1057.8元/吨,期货贴水269.7元/吨。

  值得一提的是,南非理查兹湾煤码头煤炭库存迅速下降,目前库存已不足300万吨,大幅低于过去三年来同期平均库存水平。叠加全球工业的恢复、对煤炭需求的反弹,总体来看,国际动力煤供应持续偏紧的情况或将延续至第四季度。

  近观国内煤炭市场,中宇资讯分析师徐媛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国内煤炭市场强势运行,坑口普遍销售火爆,主流价格维持稳定,部分价格小幅上行。今年以来,煤炭供应维持偏紧态势,从第三季度开始,市场呈现供不应求态势,价格也屡创新高。“综合来看,供求形势逆转相对困难,目前尚未看到利空因素,依旧易涨难跌,预计随着后期增产增供政策持续推进,国内煤价将回归合理通道。”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目前煤价快速大幅上涨后,除部分刚需采购外,成本压力下终端采购节奏多暂缓,市场恐高情绪升温,贸易商出货积极性提升,乐观预计煤价涨势放缓,维持高位震荡态势。从长期来看,鉴于全球多国持续推出各项环保政策,将促使煤炭需求的下降速度快于供给,国际煤炭价格高企的局面不会维持太久。

  气:需求增大而供应增长有限,短期内依旧维持高位运行

  近期,由于需求增大而供应增长有限,全球天然气价格一路猛涨,成为大宗商品的“涨价王”。

  中宇资讯分析师翟翠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以来,美国NYMEX天然气期货价格持续攀升,截至9月21日上涨至4.805美元/百万英热,较去年同期上涨161.9%。截止到9月21日,10月东北亚LNG现货到岸价涨至28.55美元/百万英热,较去年同期上涨495%,欧洲天然气价格更是在一年半时间内上涨了10倍。

  翟翠萍告诉记者,2020年,受全球疫情影响,世界经济衰退,天然气探明储量出现下降,全球天然气产量也同比下滑3.3%,液化项目投产推迟、投资放缓。同样受疫情影响,全球天然气消费量亦有所下滑,约3.82万亿立方米,同比下降2.3%。2021年以来,随着疫情好转,全球经济复苏,天然气需求大幅增加,从全球天然气消费区域看,增量主要来自亚太地区,亚洲消费中心地位不断巩固,美俄供应大国地位相对稳定。但是今年上游勘探开发投资不足,导致市场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

  对于国际天然气价格的走势,翟翠萍预判,目前天然气贸易更趋全球化、多元化、灵活化,相互之间的竞争进一步加剧。欧洲、亚洲市场供需及价格联动性增强。由于国际LNG现货供应的不稳定、全球天然气供应紧张的局面一时难以缓解,加之临近采暖季,各买家开始为冬季采暖做储备,预计短期内国际天然气价格依旧维持高位运行。

  全球农产品价格或将重拾下降趋势

  近期,紧随国际大宗商品涨价潮,全球农产品价格同样表现“不俗”,加之疫情期间全球货币超发引发通胀,洪灾、干旱、热浪等极端天气频现,国际农产品价格居高不下。与此同时,国内农产品价格受到保价稳供等一系列有效手段推动,价格表现稳定,未对相关农牧业和终端消费价格带来大幅波动。

  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通过分析此轮农产品价格上涨的背后原因可见,气候灾害、全球宽松货币政策、经济复苏带来需求上涨等是主要推动因素。预判未来国际大宗农产品价格上涨因素尚未消除,但趋势会趋于缓和,且伴随国际农产品上涨压力逐步释放,全球农产品价格也将逐步重拾下降趋势。

  多种因素共同导致全球农产品价格上涨

  联合国粮农组织9月2日发布的最新一期报告显示,今年8月全球食品价格指数平均为127.4点,较去年同期上涨了32.9%。主要原因是食糖、小麦和植物油国际价格上涨,导致全球食品价格在连续两个月下跌后于8月迅速回升。其中,谷物价格指数环比上升3.4%,小麦价格涨幅达8.8%。

  对于此轮拉动全球食品价格的“主力”,小麦价格呈现超过8%的涨幅,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资源与农业区划研究所研究员姜文来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北美春小麦产区天气炎热、欧洲天气对小麦种植同样存在不理想因素,共同推高了国际小麦价格。

  姜文来认为,今年多发的气候灾害对农业种植的负面影响,推高全球农产品价格。“农产品受气候影响较大,极端气候如洪涝、干旱增加,特别是对主产区造成一定影响,会影响预期。”姜文来表示,这种预期传导至本就存在投机因素的资本市场,则加剧了大宗商品的上涨动力。

  在姜文来看来,全球宽松货币政策下带来的货币量增加,导致通胀加剧,也让热钱源源不断涌入大宗商品市场,带来了价格高涨的必然结果,这股热钱带来的上涨同样“烧”到了农产品市场。

  此外,疫情影响反之会加剧农产品供给端惜售囤货,反向让“投机炒作”获得更大动力。“应该说,多种因素共同导致了全球农产品的价格上涨。”姜文来说。

  支撑农产品价格上涨因素趋缓

  但全球粮食市场也存在积极变化,来自联合国粮农组织9月初发布的最新一期《谷物供求简报》预计,2021年全球谷物产量将达到27.88亿吨,比上年增长0.7%,即1870万吨。由于饲料用量的增长以及粮食消费量的增加,2021—2022年度全球谷物消费量将比上一个销售年度增长1.4%,达到28.09亿吨。

  反观世界谷物贸易量或有所降低。2022年季末全球谷物库存量预报数本月下调至8.09亿吨,较期初水平下降0.9%。粮农组织表示,从历史角度来看,供应仍处于相对充足的水平。

  “短期看,推动农产品价格上涨的趋势性因素不会立即消除,但会呈现趋缓势头。”姜文来认为,主要原因是随着新冠肺炎疫情逐渐缓和,经济逐步复苏,价格上涨导致刺激生产,增加供应量,“投机炒作”影响也会逐渐降低,国际农产品价格上涨的压力逐渐释放,会在高点附近振荡缓慢回归,甚至重拾下降趋势。

  “目前看,此轮农产品价格上涨与疫情反复多点暴发不无关系,但剔除疫情影响,长远看仍可期农产品价格回归缓和。”但姜文来也提醒,世界通胀的压力短时间内不会消除,特别是美欧等宽松货币政策释放和消化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显现。从长期情况来看,要积极应对是非常必要的。特别是在关注大宗农产品价格上涨的同时,更应该密切注意与大宗农产品密切相关的养殖农副产品的综合影响。

  实际上,基于农产品价格的变化和周期规律,给出2021年下半年价格。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的《农村绿皮书:中国农村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2020—2021)》也预测,2021年全球农产品价格维持高位,下半年将会进入下行通道。

  该预测显示,综合来看,2021年全球农产品增产趋势明显。当前全球农业生产的迹象表明,全球农业产能恢复将会超过需求恢复。其中,从全球角度来看,2020年全球农产品价格上涨带动的增产显然大于需求增长,因此全球农产品价格也会在2021年下半年以后进入下行区间,这种走势会与中国国内价格变化一致。

  金属价格高位调整 走势仍有不确定性

  今年以来,部分工业品及原材料价格涨幅明显,其中全球主要金属类价格更是屡创新高,铜、铝等有色金属价格已涨至10年高位,推动8月份工业品出厂价格(PPI)涨幅创出13年新高。上周(9月13—17日),伦敦金属交易所铝价更是一度触及每吨3000美元,为2008年7月以来盘中的最高水平。

  然而,“触底反弹、见顶回落”的周期表现再度出现在此轮大宗商品的上涨周期中。继上周的有色金属价格上涨之后,避险情绪逐步蔓延金属市场。截至9月21日,伦敦金属交易所报铝库存减少10175吨,铜库存减少8425吨,镍库存减少3204吨,铅库存减少75吨,锡库存持平,锌库存减少1475吨。值得关注的是,同样截至9月21日,伦敦金属交易所注销仓单已连续第四天呈现增加态势。

  相关业内专家认为,铜、铝等有色系大宗商品价格,主要跟随全球经济景气度变化。随着疫情消退,全球经济景气很可能进一步回升,因此有色类金属品价格仍有上涨支撑,但短期呈现调整趋势。

  市场“见顶回落”凸显避险情绪

  9月13日—17日,伦敦金属交易所录得铝价创下2008年7月以来盘中最高水平之后,市场的避险情绪开始高涨,导致接下来的一周金属期货价格的普跌。9月20日,受市场情绪影响,伦敦金属交易所基本金属期货价格迎来全线下跌。

  数据显示,9月20日,3个月期铝收于每吨2861美元,比前一交易日下跌13美元,跌幅为0.45%;3个月期铜盘中触及1个月以来的最低价,最终收于每吨9006美元,比前一交易日下跌261美元,跌幅为2.82%。其他金属方面,3个月期镍收于每吨18960美元,比前一交易日下跌395美元,跌幅为2.04%。3个月期铅收于每吨2152美元,比前一交易日下跌35.5美元,跌幅为1.62%。3个月期锡收于每吨33890美元,比前一交易日下跌260美元,跌幅为0.76%。3个月期锌收于每吨3011.5美元,比前一交易日下跌55美元,跌幅为1.79%。

  金属商品价格的普跌背后是投资者情绪、预期以及涨幅周期所致。“大宗商品的周期性吸引资本进入不断追高,同时其价格也受到产能影响而变化。”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年至今,疫情等因素持续影响,加剧了大宗商品的全球供需不平衡,加之投机因素让不平衡有所扩大,导致包括金属类商品价格在内多个大宗商品价格的持续追高,但当市场出现避险情绪,投机因素快速撤离,产能出现过剩,大宗商品就会进入调整周期。

  在林伯强看来,依照过往经验,源自全球宽松货币政策释放流动性带来的通胀会推高大宗商品价格,但大量资本涌入带来产能过剩则会快速“掉头”。

  这一点在金属市场表现尤为明显。尽管铜、铝此轮领涨有色金属行情,但实际上其自身已经开始了主动调整,减少市场供应稳定期货价格正在成为普遍选择。

  全球经济复苏或对金属价格形成支撑

  不同于能源类和农产品类大宗商品受气候、供需、人为因素影响,铜、铝等有色系大宗商品价格,主要跟随全球经济景气度变化。过去一年来有色金属价格持续冲高的背景,正是全球经济逐步复苏。而在可预期的未来,伴随疫苗接种率的提升,全球正在努力摆脱疫情阴霾,全球经济景气也可能进一步回升,因此,业内普遍预计有色类大宗商品价格仍有支撑,但这并未改变短期内对金属类大宗商品价格调整的预期。

  穆迪的最新报告将全球金属与矿业行业的前景展望从积极下调至持稳,并称近期频繁创下新高的金属价格上涨空间可能有限。报告指出,铜价明年仍可望维持在高于历史平均水平之上,且长期来看,由于结构性的供给短缺,铜价也仍将维持高位。政府与企业减碳的努力将会带动铜的需求。

  对于上周创下13年来新高与7年来新高的铝价与镍价,穆迪报告认为,铝价的强势应该可以维持到明年中,镍价则应该可以维持到明年初。

  “当前产业结构的升级调整和能源结构尤其是新能源行业的快速发展,让有色金属和工业金属有着长期性的需求,这对其价格也将形成支撑。”中国人民大学发展中国家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彭刚对本报记者表示,从历史角度看,经济周期与大宗金属商品尤其是有色金属的价格周期有所重叠,这意味着,当经济复苏回暖达到发展高峰后,金属商品价格也会上涨。

  他认为,8月份PPI创下新高与大宗商品价格高涨以及相关品类供给端出现缺口导致供需紧张关系密切,未来,伴随全球经济复苏,金属类大宗商品价格也将获得一定支撑,但资本投机周期会面临涨跌调整。

  对于国际大宗商品的价格走势,9月15日,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付凌晖在介绍2021年8月份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时也表示,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仍然保持高位,近期涨幅有所回落,走势仍有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