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期货主页 > 期货行情 > >最强猪周期调查:一头猪狂赚三千 农校生月薪2万仍疯抢 暴利还有两三年?

最强猪周期调查:一头猪狂赚三千 农校生月薪2万仍疯抢 暴利还有两三年?

  没有人想到,这轮风口上的猪能被吹这么高。

  自生猪价格在今年2月下旬达到38.13元/公斤高点后,价格明显回落。5月22日,生猪平均价格跌至27.61元/公斤,较高点下跌接近30%。不过近期猪肉价格又有所回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发现,今年价格巅峰期,养一头猪最多可以赚3000元。“一猪难求”,养猪也成了卖方市场,先打全款,养殖企业再过磅卖猪成为行业常态。

  高利润吸引更多势力加入养猪大军,但中小散户扩产乏力,工业化养殖大企业加速跑马圈地。龙头企业扩张挤压中小散户的产能,这正是这轮猪周期新结构演变。

  这阵风还能吹多久?今年年中的价格回落似乎给出信号,但更多业内人士表示,今年猪肉价格将维持高位,而拐点可能在两、三年后出现。

  猪企扩产:有企业一年母猪规模增加3倍

  6月正值川西平原的大春栽秧季,农人戴着斗笠在田里劳作,这是一年最繁忙时节之一。

  一样繁忙的还有周齐(化名),他负责新修中大型养猪场的收尾工作,新的猪场距成都50公里左右。猪场偏僻幽静,周围1公里是未开垦荒地,典型的“地广人稀”。

  “建设进度很快,再过几周就可以把猪运到新猪舍了。”身材瘦削的周齐指了指刚运来的钢筋,语速急遽有些激动。猪场即将开张,他难掩内心的兴奋,满脸笑容已把双眼挤成了一条线。

  周齐所在公司是西南地区生猪养殖规模较大的企业之一,主要采取自繁自养模式。他操着一口流利的川南方言,因为很多年管理猪场的丰富经验,他被公司委派到这里,扛起“开疆拓土”的重任。

  2018年底开始,生猪价格从10.1元/公斤上涨至2019年10月中旬最高的40.29元/公斤,区间涨幅达3倍。这一2006年以来的第四轮猪周期亦被称为“史上最强猪周期”。今年上半年,即便生猪价格从高位回落至最低的27.61元/公斤,包括新希望、牧原股份、唐人神等各大猪企未放缓扩张步伐。

  如果从养殖规模看,牧原股份、温氏股份、新希望、唐人神这类上市猪企属于第一梯队,周齐所在公司和成都旺江农牧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旺江农牧)则属于第二、三梯队。尽管规模大小有差异,但它们的共性一致——工业化、规模化、自动化的现代养殖场——区别于传统农户的粗放散养。“史上最强猪周期”来临,不管是哪一级梯队,它们都选择“放开了养”。

  “去年3月份你采访我的时候,我们只有1200头母猪,商品猪一万头。今年嘛,这个‘数’。”成都邛崃,旺江农牧办公室内,公司董事长江腾涛竖起了四根手指,一是代表这一年公司养猪规模扩充了四倍,二是公司已经扩充到4800头二元、三元母猪(记者注:二元指两个品种杂交,三元指三个品种杂交)。

  “到11月份,我们还要增加到8400头(母猪),我们基本上撬动了能撬动的所有资金。”江腾涛表示,今年底准备补栏的母猪又是现在数量的2倍,在扩建猪舍的同时,已经准好了后备母猪,能保证新建猪舍最短时间满产。

  周齐的新猪场仅母猪规划超过1500头,养殖规模达1.5万头。

  工业化的现代养殖猪企积极跑马圈地,这和传统散养户的主动或被动收缩形成鲜明反差。

  “想买买不到。”绵阳一朱姓养殖户近段时间想趁猪价高位养两头断奶小猪育肥,但问了很多生猪场,要么是一口价2000块/头,要么30公斤以下不卖,要么按10多头小猪打包卖,“我们肯定就买不起了”。他说道。

  2019年,另一小型养殖散户谢先生的猪因非洲猪瘟死亡,至今没再购仔猪继续饲养。

  “我们村上也有小型养猪场(几十头的规模),但是它们现在手上基本没有猪源,想扩大规模但找不到小猪。”一位在四川绵阳从事猪肉零售生意的张红透露,现在小猪太贵,一头小猪要价2000多元,而一头200多斤的肥猪也才卖4000~5000元。

  小猪的价格贵吗?张红向记者算了一笔账:有养殖户买小猪,对方开价35元/斤。如果小猪重量低于60斤,就是一口价2000元/头;如果小猪重量高于60斤,就按照35元/斤来算。这意味着,一头小猪最少2000元。

  “我们全部从大型养殖场收猪,中小散户没得猪。一般就从万家好、温氏、新希望等大型生猪养殖公司收。很多养猪场退出,行业目前散养比较少。”西部大型屠宰厂四川金忠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有关人士表示。

  据方正中期期货分析师观点,年出栏500头以上生猪饲养场(户)数在2014年达到顶峰后,近五年正逐步下降。但年出栏5万头以上养殖场(户)数量却持续快速提高,生猪行业年出栏量向头部规模企业集中的趋势明显。

  疯狂“抢人”:农业院校毕业生月薪2万不算高

  探索这一轮猪周期的背后,除了前两年生猪存栏数量减少及中小养猪户的退出,非洲猪瘟的因素难以避开。

  “你养个500头、1000头还是可以,再往上就难喽。”周齐说,上了规模就有养猪门槛,环评、技术、场地、防疫措施等。

  周齐负责的这个新建养殖场,光资金投入就超过1亿元,涉及大量的固定资产、设备、技术等投资。目前,所有人员进入养殖场都具有严格的标准流程,“再晚来一周,你们就进不来咯。”周齐对记者说。

  严格的流程既是防新冠病毒,也是防非洲猪瘟,核心还是后者。进入猪场前有两道程序,先在外浴室清洗消毒后进入工厂,“非洲猪瘟可能从空气、衣物、运输等传染,所以要全方面清洗。”周齐说道。

  第二道程序是员工要去内浴室进行再次清洗,但这只是常规两道程序。在进入猪舍之前,仍要消毒清洗。而猪舍是用钢架建材搭好的封闭结构,按照周齐的话说,“让一只苍蝇也飞不进来。”

  记者注意到,猪舍一处内立面有一排排闪着绿色荧光的方状设备,周齐称这些设备类似N95口罩,是最内层的空气过滤系统。

  此处新猪场,每头猪都有一间独立的猪舍,地下排粪区和猪舍地板由厚实的栅格隔开,以免污染。供水和饲料漕池均是标准化设施,自动化、定量喂养,下面这个就是水位计,要控制每一头猪的饮水量。该养殖场最大的是母猪舍,共有1536个栏舍,一眼望去密密麻麻。

  分娩区和其他区独立,单个的猪舍空间也更大。除开标准的一体式设计,猪舍内部结构还需要抠细节,比如设置机关防止母猪翻身压死尚未断奶的小猪。除此之外,新厂区还包括病死猪处理设备、无害化粪便处置等。

  现代设备的厂房和资金投入的固定资产有了,“土地”和“资本”已占经济活动三要素的两项。

  最后则是劳动力。这是区别于过去劳动密集型的劳动力,要是高质量、专业、有学历的饲养人才。

  牧原股份2万元月薪招大学生养猪的话题曾在2019年登上热搜。江腾涛认为,现在的养猪行业这一月薪并没有夸大,甚至不算很高。

  “年薪50万?60万?如果你有水平,这些都不是问题。”江腾涛说,2万元不算太高,很多技术总监和场长比这高,关键看是否有水平。

  今年上半年,江腾涛去农业院校招人,就亲眼见到猪市行情好带来的人才溢价。“说是招人,那就是抢人。你有没有能力这些都不重要。只要你是学这个专业,有硕士文凭、博士文凭,企业就给你开好多年薪。甚至有些人还没有毕业,就先把工资给你支付,再等到你什么时候来上班。”江腾涛表示。

  这足可见专业养猪市场的人才缺口,大规模自动化生猪养殖工厂扩产和专业人才不足的结构矛盾。

  工业化养殖改善了边际生产效率、育肥率、病死率,通过新一轮要素重组将传统散养模式远远抛在身后。当一头头商品猪如流水般从猪舍工厂走出,扩产能力有限的散养户已无力与之抗衡。

  散养户的养猪冲动还在,普遍做法是购买断奶小猪,半年后育肥再卖出。

  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自2019年2月以来,仔猪平均价格从21.02元/公斤涨至今年3月最高的135.47元/公斤,涨幅超5倍。

  江腾涛表示,7公斤重的仔猪,今年最贵卖到2300元/头,现在回落至1500元/头。

  周齐表示,买仔猪育肥有点赌的成分,“风险很高,一是如果外购仔猪死了怎么办?二是你能预知6个月以后的猪市价格吗?”江腾涛更是直言,高价猪苗可能导致亏损,家破人亡的结局不是危言耸听。

  无论是大企业还是养殖散户并非总是理性,它们都想趁着猪市的利润高点扩产。

  卖方市场:“一猪难求”,一头赚3000元

  养猪的利润到底有多高?

  江腾涛先讲了一个今年上半年的亲身经历,“一二月份就是抢猪!”

  “当时旺江农牧和客户交易,均是先打全款再发货。”江腾涛说,一旦客户把价格敲定了后,马上会把钱打到账上,生怕别人出价高猪被抢。这种情况,客户会比旺江农牧约定的价格多付一点,等生猪过磅后再多退少补,“有些公司本来一车猪要15万,但你只准备了10万。如果出现了价格变动,增加的5万就要重新按照行价计算。”

  2月的猪市是一天一价,激烈的价格波动传递市场供需失衡信号,客户提前支付预付款锁价是拿货的一种方式。

  通常讲,一头商品猪育肥到120公斤、130公斤准备出栏,也有极限育肥到150公斤。在今年猪价高点,一头150公斤的肥猪可卖到接近6000元。周齐说,最夸张时,一头肥猪可赚到3000元。

  江腾涛表示:“品种比较好的肥猪实际可卖到17元/斤。我们通常育肥到240斤,一头猪2400块钱净利润。”

  江腾涛说这是现在的价格,而在今年巅峰期价格卖到23元/斤时,利润还要多1200元/头。

  “生猪正常利润就是300元、400元一头,现在(赚钱)的2000多元。”申万宏源证券研究所消费品研究总监、农业行业首席分析师赵金厚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对比东方证券研究所的历史数据,自繁自养生猪2019年本轮猪周期起涨时的利润是300元左右/头,2019年高点约3000元/头。

  十倍利润风口,敢问谁人不心动?

  本轮猪周期之强,在于能繁母猪减少导致的长期供给收缩。除上文的仔猪之外,能繁母猪价格也是惊人。以二元母猪为例,从2019年1月的28.58元/公斤上涨至今年5月最高的72.99元/公斤。能繁母猪通常在100公斤,一头能繁母猪价格可以超过7000元。江腾涛说:“能繁母猪肯定比商品猪卖得贵。”

  高利润带动了补栏热情,进而刺激上游育肥猪配料成本上涨。

  今年,自生猪价格在2月下旬达到38.13元/公斤后,价格开始大幅下滑。5月22日,生猪平均价格跌至27.61元/公斤,较高点下跌接近30%。

  “2020年春节过后,我们这里五花肉的价格,从2月最高38元/斤一路下跌,到5月底达到24元/斤~25元/斤,跌幅接近4成。”在四川绵阳从事猪肉零售生意的张红回忆道。

  价格下降,养猪利润就下来了。周齐说,现在(6月中旬)一头猪的利润也就1000元左右。

  猪价下滑的原因是什么?综合养殖户、专家、上市公司董秘等观点,主要是生猪快速出栏、冻肉投放、新冠疫情影响需求、消费肉制品替代、学校食堂未恢复等多重因素。

  “4月养殖户看涨惜售,一般正常在230斤出栏,但很多育肥到300斤才出栏。”唐人神董秘孙双胜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因为每头猪的重量增加,一定阶段会突然释放出供给,增加生猪产量。

  江腾涛分析道,有气温因素导致被迫出栏,“猪积压会增加生存空间的密度,随着气温升高,这就存在感染猪瘟的风险,所以被迫出栏,再便宜也要卖掉。”

  赵金厚则表示,屠宰场是猪肉加工产业链下游一环,疫情不能开工导致收购猪肉的需求下降。最后一点则是国家主动冻肉增加猪肉供给以及猪肉进口量增加。记者注意到,截至5月27日,我国今年累积投放38万吨冻肉,而2019年全年也不过17万吨。

  中国海关总署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4月鲜冷冻猪肉进口量132万吨,同比增加180%,其中4月鲜冷冻猪肉进口39万吨,同比增加185.6%。

  不过,在5月22日触底以后,生猪市场又出现新一轮反弹,截至6月12日,生猪平均价格已上涨至31.99元/公斤。6月18日,全国农产品批发市场猪肉平均价格为42.72元/公斤,同比2019年同期的21.36元/公斤高了1倍。而全国猪价自2018年6月转入上升通道,至今已有24个月。

  “市场用肉渠道主要是普通老百姓,他们仍然喜欢吃鲜猪肉。而且国内养猪量比较少。”四川金忠有关人士分析了这段时间猪肉价格反弹的原因。

  据农业农村部2020年第24周瘦肉型白条猪肉出厂价格监测周报,适重瘦肉型生猪需求量提升,但存栏量偏低,加之部分养殖户看涨后市、将小体重生猪回圈育肥,导致供应量减少。

  最强猪周期还能持续多久?业内:两年内应该不会亏

  未来猪肉价格走势如何?业界议论纷纷。

  “在一段时间内,特别是今年,猪肉不会过剩,但是明年和后年猪肉过剩的可能性是存在的。”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今年5月曾指出,因为养猪是长周期和高投入产业,因此2020年猪肉相对短缺格局还会持续。

  大多数业内人士认为猪肉价格难破前高。“这么高的猪价不可能维持下去,明年猪价可能低一点,后年也可能低一点。”孙双胜分析,现在的猪价可能保持到今年第三季度,但第四季度可能不好说了。

  赵金厚认为,今年接下来的猪肉行情将维持短涨长跌的趋势,“长期价格会回到正常。”

  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此前表示,总体判断,今年下半年猪肉价格有望保持稳步回落的态势,并可能随着季节性和节日性的需求变化而有所波动。有关部门的监测数据显示,能繁母猪存栏量和生猪存栏量比2019年9、10月份出现了较大幅度的回升。新生仔猪量连续多月在增多,预计今年三季度育肥猪的供应将趋于改善。

  短涨长跌的猪价预判基于生猪产能和出栏数复苏的预期。一个好消息是,据农业农村部网站通报,5月份能繁母猪存栏环比增长3.9%,连续8个月环比增长,累计增长23.3%。

  周齐把能繁母猪视作生猪长期供给的关键指标。赵金厚表示,农业农村部披露的能繁母猪数据是抽样数据,实际的母猪补栏量应比这个数据还要高。

  商品猪作为后备留种母猪是能繁母猪产能增加的重要原因。“短期可以做到保供,从为市场提供猪苗的角度,这肯定是有益的。”江腾涛说,理论上不断生下的仔猪可以继续配种,三元母猪、四元母猪、五元母猪……但关键的问题在于,迭代母猪的产殖率、繁殖性能等会受到影响。

  迭代后备母猪影响到企业的造肉成本,规模成本亦是工业化猪企的重要比较优势。当猪市利润高,企业对规模养殖的成本弹性尚不敏感。但如果猪市价格某一天“变脸”了呢?

  这并非没有可能。高养殖利润叠加鼓励政策支持,本轮猪周期规模养殖场扩产速度比较快。规模生产的供给增加将拉动行业平均利润向下,猪企的预算约束将更看重造肉成本核算——投入每一块钱的边际效用。

  这也是江腾涛目前的担心之处——这轮最强猪周期恐步入尾声。

  “我就担心出现以前猪周期的恶性循环,大型猪企都在扩产,包括搞房地产、搞钢铁的都想跨界养猪。”江腾涛担忧的逻辑和赵金厚接近,在这轮猪周期的繁荣阶段,大企业的扩张产能替代了过往散养户份额,而且扩张的势头更猛。相比过往猪周期,工业化企业补栏对中小散户的市场挤出效应是本轮猪周期最大区别。这也和官方调研的结论一致,本轮猪周期的产能复苏进程中,规模养殖场扩产速度比较快。

  高养殖利润驱动养殖户窝蜂涌入,供需失衡致全行业整体亏损,一轮猪周期唱响最后挽歌。“价高伤民,价贱伤农”,猪肉价格围绕供需关系周期摆动。

  江腾涛担心这一梦魇再现,重现那段最痛苦的回忆,比如2018年曾日亏2万元。还有养殖户恐慌杀猪,为降低喂养成本甚至被迫宰杀刚断奶小猪。

  未来走势如何?江腾涛并不乐观,他分析两年以内,养猪可能不会亏本,最多3年可能就会出现盈亏平衡分界线。但孙双胜认为,散养户退出后,大企业填补产能的过程仍在持续,而且供给出栏量不会一窝蜂涌现,所以会拉长这轮猪周期的盈利时间。

  江腾涛已在做风控准备,比如准备充足的流动资金、提高饲料转换率、提高生产成绩及选留优秀母猪。

  不过从单头养猪成本核算,当前猪价支撑下有足够的安全边际。江腾涛测算,他们公司的育肥猪成本是7元/斤,25天左右断奶仔猪成本每头360元。江腾涛估计全行业成本控制最好的企业能做到6.5元/斤。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研中发现,一些上市公司自繁自养成本甚至可做到5.5元/斤(11元/公斤)。值得一提的是,14元/公斤是历次猪周期的均衡价格,行业成本基本在这一价格之下。

  涨了几倍的上市公司股价如何走?龙头猪企收入增速仍较高

  资本市场方面,因为本轮猪周期的困境反转,牧原股份、新希望、正邦科技等养猪业上市公司股价大涨,迎来价值重估。

  如牧原股份从2019年2月的20元左右/股(前复权价,下同)上涨至今年最高的81.98元/股,市值约3000亿元;同期,新希望股价不到10元/股,今年高点则在35.4元/股。

  随着猪肉价格下跌,不少上市猪企股价也于近段时间出现回调。新希望股价一度从35.4元/股下跌至26元/股附近;正邦科技股价一度从22.21元/股下跌至约15元/股。这也反映出猪肉价格对猪企股价的正反馈。

  价格弹性意味着猪企的业绩弹性,猪价上涨,猪企业绩飙升。如牧原股份今年一季度仍盈利41.31亿元,同比增速高达863.75%;新希望今年一季度盈利16.27亿元,同比增速为144.13%。

  猪企这轮股价上涨逻辑同投资强周期股较为类似,高PE(市盈率)甚至亏损时买入后迎来业绩反转。随着利润表的修复,牧原股份、新希望等动态市盈率不超过20倍。但强周期股的投资逻辑在低PE时(利润高点)卖出,价跌是看空重要信号。

  而当业内人士预测明后两年猪价将下降回落,猪企上市公司的上涨势头是否就戛然而止?

  一业内人士表示,不能把养猪同钢铁、煤炭等强周期股相比,猪肉消费是刚需,一直会有消费需求。如果盈利规模能提升,那猪企上市公司的投资价值依旧存在。

  实际上,猪肉消费的需求存在,大肆扩张的猪企可以通过放量补价弥补因价差遭致的利润。从猪企上市公司5月披露的销售简报可见,已出现放量补价的情况。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除开唐人神之外,牧原股份、温氏股份、新希望、天邦股份、正邦科技、大北农等猪企5月的商品猪销售均价均出现10%左右的环比下滑。

  而除唐人神之外,上述猪企明显增加了5月的生猪出栏量,环比大幅增加。牧原股份5月出栏生猪144.7万头,环比增加16.04%;新希望5月出栏生猪49.31万头,环比增加58.86%;金新农5月出栏生猪4.39万头,环比增加123.3%。

  放量补价的效果明显,牧原股份5月的生猪销售收入依然环比增长1.93%;新希望5月的生猪销售收入依然环比增长38.05%;金新农5月的生猪销售收入更是环比增长95.21%。

  综合业内人士的观点,大企业仍在大肆扩张,且行业集中度空间可观。今年5月,新希望密集投资5个项目,生猪养殖规模合计585万头;唐人神投资两个项目,生猪养殖规模合计为550万头。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了正邦科技、唐人神、牧原股份、新希望等头部猪企的今年生猪出栏扩张计划,合计准备扩张的产能在4500万头左右。如果以出栏量最低的2019年为例,4500万头的出栏量不足2019年5.44亿头出栏量的1/10。

  有养殖行业网站报道称,未来3年,养猪行业的规模化程度会大幅提升,前20强养猪企业的市场占有率可能会达到35%~40%。正如赵金厚和孙双胜所述,大企业积极补栏看重养猪行业空间。

  记者手记|要对暴利保持理智

  房企跨界养猪、2万月薪招人养猪、小猪要抢……养猪产业众生相皆因暴利二字。

  价格飞涨和高利润率是短缺经济的表现,反衬出猪肉的稀缺价值。但行业超高利润率不会一直维持,随着新增产能的涌入,短缺到平衡只剩时间问题。

  许多人到处找猪,希望投机“最强猪周期”的暴利盛宴。殊不知在行业平均利润率的高点杀入,同样也埋下亏损种子——出栏后撞上市场过剩。这类追涨杀跌的故事曾在过去循环反复,你只见到赚钱的人“吃肉”,却没见到他们挨打。

  养猪产业要避免“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周期规律,养猪人需要对暴利保持一份理智和清醒。宁可成本投入的核算做细一点,市场信息摸透一点,扩张动作小心一点,也不要盲目蜂拥而上,最后落得一无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