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期货主页 > 外汇理财 > >中美印衍生品市场谁领“风骚”

中美印衍生品市场谁领“风骚”

  2019年,中国内地衍生品成交较2018年增长了30.8%,延续了持续走高的势头,同期,美国、印度衍生品成交量较2018年分别下降了5.0%和提升了4.6%。

衍生品总体成交规模对比

  2019年,中国内地衍生品成交较2018年增长了30.8%,延续了持续走高的势头,成交量为39.62亿手,占全球衍生品总成交量344.75亿手的11.5%,较2018年占比提升了1.5%。同期,美国、印度衍生品成交量为101.49亿手、73.99亿手,占全球衍生品总成交量的29.4%和21.4%,较2018年分别下降了5.0个百分点和提升了4.6个百分点。

  中国内地衍生品期货成交量为39.22亿手,占全球衍生品期货成交量192.41亿手的20.4%,较2018年占比提升了2.9个百分点;同期,美国、印度衍生品期货成交量为41.81亿手、17.61亿手,占全球衍生品期货成交量的21.7%和9.2%,较2018年分别下降了3.0个百分点和0.6个百分点。

  中国内地衍生品期权成交量为0.41亿手,占全球衍生品期权成交量152.34亿手的0.3%,较2018年占比提升了0.2个百分点;同期,美国、印度衍生品期权成交量为59.68亿手和56.38亿手,占全球衍生品期权成交量的39.2%和37.0%,较2018年分别下降了8.0个百分点和增长10.9个百分点。

  就商品衍生品而言,内地商品衍生品成交38.96亿手,占全球商品衍生品72.21亿手总成交量的54.0%,较2018年占比提升了4.4个百分点;同期,美国、印度商品衍生品成交量为14.17亿手、4.08亿手,占全球商品衍生品总成交量的19.6%和5.7%,较2018年分别下降了5.1个百分点和提升了1.2个百分点。

商品衍生品成交规模对比

  2008年至今,中国内地一直是全球最大的商品期货市场。内地商品衍生品期货成交38.55亿手,占全球商品衍生品期货总成交量69.29亿手的55.6%,较2018年占比提升了3.9个百分点。同期,美国、印度商品衍生品期货成交量为12.30亿手、4.06亿手,占全球商品衍生品期货总成交量的17.8%和5.9%,较2018年分别下降了4.4个百分点和提升了1.2个百分点。

  中国内地商品衍生品期权成交4060万手,占全球商品衍生品期权总成交量2.92亿手的14.0%,较2018年占比提升了7.8个百分点。同期,美国、印度商品衍生品期权成交量为1.87亿手和260万手,占全球商品衍生品期权总成交量的64.0%和1.0%,较2018年分别下降了9.0个百分点和提升了0.7个百分点。

  就金融衍生品而言,内地金融衍生品成交0.66亿手,占全球金融衍生品272.54亿手总成交量的0.2%,较2018年占比提升了0.1个百分点;同期,美国、印度金融衍生品成交量为87.32亿手、69.91亿手,占全球金融衍生品总成交量的32.0%和25.7%,较2018年分别下降了4.9个百分点和提升了5.8个百分点。内地与美国和印度在股指和利率衍生品成交上亦存在相当的差距。

商品分类合约成交情况对比

  从商品各类合约的成交手数看,内地在非贵金属类、农产品类、其他类衍生品的成交手数方面取得了绝对优势,在贵金属上也有明显的优势,但在能源类方面仍低于美国,尽管2019年中国内地能源成交全球占比较2018年已经提升了3.1个百分点。2019年,内地各类商品合约按照成交手数的市场份额大小依次为农产品31%,非贵金属30%,其他23%,能源11%,贵金属5%。同期美国各类合约按照市场份额大小依次为:能源58%,农产品34%,贵金属4%,非贵金属2%,其他2%。印度各类合约按照市场份额大小依次为:能源53%,贵金属32%,非贵金属12%,农产品3%,其他0%。

  美国期货、期权合约的数量超过中国内地,印度基本持平。据FIA统计,截至2019年,在美上市且2018、2019年有成交发生的商品期货、期权合约共计799个,其中商品期货597个,商品期权202个。印度上市商品期货、期权合约共计71个,其中商品期货64个,商品期权约7个。相比之下,内地上市有68个商品期货、期权合约,包括58个期货、10个期权。

  然而,美国之所以上市如此大量的商品合约,是因为存在针对同一小类商品上市大量相似的期货、期权合约的情况。举例来说,这799个期货、期权合约中,合约名称包含“天然气(natural gas)”字样的多达101个。因此,为了更客观地统计品种数量,本文将这些针对同一类品种的相似合约归为1个小类,例如将上述101个合约统一归入“天然气”小类,并在此基础上统计出了中美印三国的商品衍生品小类数量。

  农产品方面,美国期货、期权品种的小类数量均超过中国内地,印度期货品种的小类数量。美国的猪肉、活牛、牛奶、奶粉、橙汁、黄油、燕麦、咖啡、可可等多个小类尚未在中国内地上市。而中国内地已上市但美国尚无(包含美国已上市,但该小类在2018、2019年零成交而未被FIA纳入此次统计范围的情况,下同)的小类则包括玉米淀粉、红枣、纸浆、橡胶、苹果等。印度上市的期货品种的小类最多,但大部分为棉籽粕、绿豆、瓜儿豆、胡椒及其他调料等具有当地特色的产品。能源方面,美国期货、期权品种的小类数量也超过中国内地和印度。美国已上市但中国内地尚无的小类包括电力、天然气、柴油、汽油、丙烷、丁烷等。中国内地已上市的4个小类中,美国仅有石油沥青1个小类未上市。印度仅上市了原油和天然气2类产品。金属方面,美国和印度期货小类数量少于中国内地,期权小类数量则多于中国内地。中国内地已有但美国和印度尚无的小类包括铁合金、螺纹钢等等。美国已有但中国内地和印度尚无的小类则包括废钢、铂金、钯金、铀等。印度的钻石期货成为中国内地和美国所不具有的独特品种。其他类方面,FIA将一些化工品种和航运、天气、商品指数、木材和房地产等品种统一归入该类别。美国其他类期货的小类数量少于中国内地,但期权小类数量多于中国内地。中国内地已有但美国尚无的包括PTA、甲醇、聚氯乙烯、乙二醇、苯乙烯、玻璃等小类。美国已有但中国内地尚无的则包括航运、天气、商品指数和房地产小类。印度则无此类产品。

中美印商品期货成交吨数比较

  按照2019年同类期货品种交易吨数统计,除铝、锌、棕榈油、铁矿石、热轧卷板、棉花等美国成交相对不活跃的品种外,中国内地与美国在原油、部分农产品及贵金属上仍存在差距。除油菜籽品种,中国内地在其他商品品种上均远超印度。(作者单位:大连商品交易所)